愛之谷官方商城,讓你免費操作,施展您愛愛的本領。成人用品,飛機杯,震動棒,仿真陰莖,名器倒模,助勃潤滑等。

hentain,新手必看

我吓了个半死,电光石火间把脑袋缩到窗沿下面,急中生智来了几声猫叫。

  “野猫?滚!”田涛哥将信将疑楞了一下,而后抄起空酒瓶就朝窗外咂去。

  “咣!”酒瓶粉碎。

  “喵…….”我急忙边学猫叫边逃窜,还TMD故意把脚步声佯装成猫……“好险啊!”我一口气跑回家,一屁股坐到炕沿上。

  这事咋办?我拍打着脑袋,反复盘算着该怎样应付这事。

  说实话,我对借种这事自然是求之不得,能跟桂枝嫂子弄那事还让她大肚子,多好的事啊!可是回头一想,我又觉得不踏实。

  田涛哥分明是很在意别人耕种桂枝嫂子那片地,要不然也不可能想出在边上“督战”的法子来,而且听他那话的意思,他就压根没想真让我跟她鼓捣那事儿,呵,他是想让我“隔空”播种。

  而且,不管咋鼓捣,真要是下了种、生了娃,田涛哥会怎样对待孩子呢?会好好养活孩子么?会不会不管孩子健康不健康都掐死?我以后跟孩子怎么相处?他一辈子喊我叔?他一辈子跟姓田?还有,我跟桂枝嫂子以后会是怎样的关系呢?要么她为了避嫌而对我疏远,要么就是藕断丝连,但有一点可以肯定,我跟她是不可能再这样相处了。

  越想越乱,越想越烦躁。

  本想“一醉解千愁”,于是我就着凉馒头喝了半瓶酒,然而一夜辗转反侧,我忍不住去想桂枝嫂子那诱人的身子,忍不住去幻想如果可以下腿播种……傍天明的时候我才睡着,一觉醒来已经是九点多了。

  “简儿,还没起来?你昨个不是说缺一味药么?走,上山挖去。

  ”我正洗着脸,冬梅姐走了进来。

  “姐,还痛么?再给揉揉……”我咧嘴傻笑问道。

  冬梅姐不由得红起脸,嗔怪地瞪了我一眼:“揉上瘾了?又想害得我……”她定是想说“尿炕”那事,瞧那骚成猴子屁股的窘状,嘿嘿。

  “爷爷说治病得坚持呢,可不能治一回就停了,不管用呢,爷爷说得巩固……”我一本正经说着,凑过去伸手摸向她的小腹。

  “简儿啊,这病好治,可是…….哎,待会再跟你说吧。

  ”冬梅姐拨开我的手,苦涩地笑了笑。

  “姐,还哪里痛呢?胸口痛么?我给揉揉……”我只捞着摸了一把,那肯死心?又忍不住伸手过去,嘿嘿,这一次我直接袭向她前面。

  冬梅姐也没躲闪,任由我把手伸进领口,还配合地往前靠近了一步。

  “简儿啊,姐心里……难受,你要是不傻该多好啊!”她苦笑说着,眼里泛起了湿润。

  “不害臊,又哭咧。

  ”我傻笑道,用力捏搓那柔软。

  “走吧,待会……都给你。

  ”冬梅姐把我推开,到南屋拿出药娄。

  “冬梅姐这是……”我心里一阵窃喜。

  其实,压根就不缺药材,可既然冬梅姐一再“怂恿”我跟她上山,那就去呗!她是怕在家里按摩又被搅合黄了吧?大白天的也不能关门闭户“治疗”呀!“呀,冬梅这是跟傻简儿上山挖药去?家里谁不舒服?”路上,时不时有街坊问几句,不过也不会怀疑什么,因为原先他们找我爷爷看病的时候也会遇到少药的情况,爷爷都是打发我跟他们上山挖去—他们多挖点可以抵别的药费,所以都很乐意。

  天热得要命,这才爬都半山腰,冬梅姐就已经累得香汗淋漓,汗衫被湿透了,隐隐约约透出里面的景致,凹凸得让我口干舌燥厉害。

  “简儿,喘口气,那边凉快一会。

  ”冬梅姐拉着我朝那边树荫走去,恰好旁边就是片水潭,便找了个阴凉下的青石板坐下休息。

  “热咧,脱了,凉快呢!”我三把两把将汗衫脱了,而后一抬腿把短裤给蹬掉,就那么摇头晃脑赤果在她面前。

  “简儿……不害臊!”冬梅姐红着脸瞪了我一眼。

  她目光直勾勾地盯着我那昂扬的旗杆,胸脯微微起伏,似乎还咽了几口唾沫。

  “姐,凉快呢,脱,洗澡…….”我傻笑着,弯腰伸手摸向她的衣扣。

  她是坐着,我这一弯腰不要紧,那活儿距离她的脸颊…….也就两个拳头的距离。

  “一股骚味,呸!”冬梅姐轻轻拍了它一下,惹得一阵活蹦乱跳晃悠。

  “痛……姐你坏,给我把牛子拍肿了。

  ”我哭丧着脸说道。

  冬梅姐被逗乐了,抿嘴摇头笑了笑,说:“真傻,肿了才能用呢。

  ”“不懂……”我装作茫然的摇摇头,用渴切的眼神望着她。

  我心想:就是不懂嘛,要不你给我讲解讲解怎么用法?嘿嘿。

  “简儿,姐要嫁人了。

  ”冬梅姐猛然收起了笑脸,眼圈又泛起湿润,用力咬着嘴角。

  “嫁人好,要生娃娃咧,有娃娃就有奶呢。

  ”我傻笑道。

  冬梅姐苦涩地摇摇头:“他……那里……有病。

  ”一听到这话,我忍不住楞了,心想:“这是啥节奏?冬梅姐男人也那里不顶用?这不是说……以后也得借种?”不对啊,冬梅姐分明还是完璧呀!她不可能试过那事儿啊!她怎么知道那谁不顶用?喔,听别人八卦的?“啥病啊?没事,过些天爷爷就回来了,能治呢。

  ”我试探来了一句。

  “他……”冬梅姐咬着嘴唇停顿了半晌,而后苦笑说:“就是……那地方烂了,脏病,听说他每次跑长途都去那种地方,不干净……”“擦!”我心里顿时暗骂起来。

  冬梅姐的未婚夫是跑长途的,就邻村那杨国栋,家里情况不错,这些年买了辆箱货跑运输赚了不少钱,所以都说冬梅姐有福气,找了个好男人,这辈子吃穿不愁了。

  跑长途的司机去那种地方发泄一下也是常有的事,不用说这杨国栋定是常在河边走所以湿了鞋,一不小心中奖了,而且估计那病挺难缠。

  “咋同房?要是……”一想到这茬,我不由得焦急起来。

  冬梅姐嫁过去肯定要跟杨国栋办那事儿啊,头一次就带T?再说了,即便带T也未必保险啊!万一还得冬梅姐也染上那脏病,那她可就毁了!搞不好杨国栋还会倒打一耙,反过头来说她婚前不守妇道……可我没法把这些担心的话说出来,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,而居然脑子抽风来了一句:“洗洗就不脏了。

  ”(啊啊啊好棒)“洗洗……”冬梅姐苦涩地抽搐了几下嘴角,无奈地摇头。

  是,对我这个“傻子”来说,再脏的东西洗洗也就干净了,可那东西……“简儿,你不知道,他……还有有些事,哎,我说不出口,也没法跟你说。

  ”冬梅姐叹息说道。

  “奥。

  ”我装作茫然地应了一句,脑子里飞快地盘算着该怎么帮她应对这事。

  “麻痹,这瘪犊子……”我心里反复唾沫着。

  杨国栋平时在外出车,一个月也回来不几天,所以我对他并不怎么熟悉,也没听说过他那些烂事,然而冬梅姐想必是托人仔细打听过、知道了他的老底。

  “不对啊,她家婶子、叔能同意?不知道?”我又猛然觉得不对劲。

  即便急着用那彩礼钱,冬梅姐她爹妈总不能把她往火坑里推吧?难道是冬梅姐是自个托人打听的?那人的身份还得保密不成?“算了,不说这些了,都是命,还能怎样?”冬梅姐抹了把眼泪。

  “姐,我不傻!”我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,一字一顿地说道。

  我顾不得许多,只知道不能眼睁睁看着冬梅姐往火坑里跳!我不是傻子,我要娶你!冬梅姐楞了一下,摇头笑笑说:“你啊,真……”她没把话说完,但意思很明确—只有傻子才一本正经地说自己不傻。

  “我就是不傻嘛,我……”我想证明自己不傻,然而情急之下居然脑子卡壳了,语无伦次。

  “行行行,姐知道你不傻,行了吧?”冬梅姐摆摆手打断了我的话,叹了口气,而后解起衣扣,抿嘴一笑说:“便宜了你个傻子吧,给了你也比便宜了他好,呵,他知道我是个敞口货肯定气坏了眼,离婚才好呢……”她解开衣扣,反手伸到背后把罩儿的挂钩拨开,而后将往上一提拉,瞬间释放出来。

  我望着那起伏的柔软,一阵眼晕,甚至感到大脑一片空白。

  很乱,很烦躁,又很茫然。

  我又想说“我不是傻子”,可话到嘴边又硬生生咽了回去。

  是的,我现在还不能说。

  我想起爷爷的嘱托,他让我再装一个月的傻子,现在算起来还有二十八天,我不敢去想如果我不听话会是怎样的后–爷爷说很多人都会因此没命,不仅是我。

  “还来得及……”我心里一遍遍地安慰自己。

  冬梅姐出嫁还要一个多月的时间,应该来还来得及,只要杨国栋这瘪犊子不提前强行要了她的身子就来得及。

  “傻了?来,给姐揉揉,姐胸口痛……”冬梅姐抬手在我眼前晃了晃。

  “奥,大馒头……还大咧,呃……不得劲呢,得躺下……”我傻笑比划着,示意冬梅姐躺下身子。

  嘿嘿,那样我不就可以找机会……然后……揉出了感觉,再就地法办、生米熟饭?我现在想的就是要立马要了她的身子!决不能让杨国栋那瘪犊子抢了先。

  而且,听冬梅姐刚才那话的意思,她本来就想给了我吧?这样的话我半推半就从了就行吧,对,继续装傻听她指挥就行了,淡定,没必要猴急。

  “简儿,你坐下啊,想硌死我?”冬梅姐努嘴说道。

  “喔,好着呢。

  ”我急忙一屁股坐到地上,情急之下也没扯过衣服垫着,就那么屁股蛋怼到青石板上。

  “滋……”青石板十分沁凉,我忍不住哼唧一声。

  “咋了?硌屁股?”冬梅姐关切问道。

  “凉快着呢,舒坦咧,这里也好受些了。

  ”我咧嘴傻笑,指了指那里。

  “傻,还有比这更舒坦的呢。

  ”冬梅姐挑了下媚眼,坐下身来,而后后仰躺到我的腿上。

  我小心脏瞬间突突乱跳起来,热血翻涌。

  我那里能清晰感受到她的鼻息,暖暖的,很撩拨,酥酥麻麻,就像风助火势似的,红得吓人。

  她闭着眼睛,脸色一片潮红,嘴角勾着,像是在笑,脸颊只要稍微一侧就能挨上……我望着她那微启的朱唇,憧憬着接触的亲密,幻想着她事后的大花脸。

  “揉揉……”我咽了口唾沫,哆嗦伸出手。

  当指尖碰触的那一刹那,我明显感觉到她在微微颤抖,好软,好弹……她花枝乱颤着柔软,惹得我恨不得一口将其吐下。

  “两个手啊,笨……”冬梅姐嗔怪地埋怨一声。

  “对着呢!”我傻笑回应,急忙分别用两手去忙活。

  “这……”我心里猛然楞了一下。

  因为我刚才指尖分明感觉到一丝微妙的变化,那分明是果实成熟的过程。

  “嗯……呃……”冬梅姐轻哼起来,身子微微起伏,配合着我的按摩动作。

  她猛然睁开了眼,盯着我那里,轻声笑道:“怪吓人呢,想想就痛……”嗨,她这是开始酝酿那事儿了?来感觉了?“姐,哪还痛呢?肚子痛么?揉揉……”我装作茫然地问着,一只手试探着往下按摩,摸向她的小腹。

  “嗯,肚子又有点疼。

  ”冬梅姐应了一声,又闭上眼睛。

  我佯装一本正经地按摩,心里却猴急地要死,我很想知道她那儿是不是有了反应。

  “不得劲……”我两指交错拨了一下,将她裤子纽扣揭开。

  “穴位,爷爷说得找准穴位呢。

  ”不等她反应过来,我一把就将手伸进了她那小内内—今天居然换了件粉红色的。

  “啊……”冬梅姐不自觉地扭晃了一下身子。

  “呸!”她鼻尖不小心碰到了我的那里,顿时“气急败坏”地睁开眼骂了我一句,还嗔怪地抬手拍打了几下。

  “又肿了,难受,淑琴婶子说得用女人的尿才能消肿呢,姐,咋办啊?给我尿点行么……”我憋住火气,哭丧着脸说道。

  冬梅姐噗嗤笑了,瞪了我一眼说:“傻呀?淑琴婶子那是骗你呢!”她话已出口,猛然又急忙改口:“不是,婶子没骗你,女人的尿是能消肿呢,可是……姐现在没憋着尿咋办?要不你忍一会?”“忍不了,难受,姐你骗我,我试着你尿了,瞧,你尿了呢!”

温喆嘿嘿一笑,看见她那可爱的样子,顿时心血来潮,一拍胸脯道:“你想我怎么办都行,只要你看的上我,钱不是问题,你家里我来说。

  ”刘春杏见他那么认真,有点心动了,却也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办才好,两个人正聊的上劲,听见外面有车子喇叭滴滴的响,出门一瞧,见停了一辆车,下来了一个陌生的男子,显得很客气的问道:“请问是刘春杏吗?”温喆上去问道:“你是谁,找她做什么?”“我是王老板派来,接曹小姐去县城玩的,曹小姐,请吧?”陌生男子对刘春杏说道。

  刘春杏一愣,看了看温喆,摇摇头说道:“对不起,我还在值班,今天没有时间,你还是回去吧,辛苦你了。

  ”温喆一听说是王胖子派来的,顿时火冒三丈,这个家伙自己不敢来,却叫了个人来,肯定是被上次的事吓住了,但是又不服气,舍不得刘春杏,想接她过去玩,那还有好结果,说不定会趁机把她给上了。

  陌生男子见刘春杏不答应,立刻给王胖子打了个电话,恩恩啊啊的又是点头又是笑的,最后将电话挂了,说道:“曹小姐,王老板说了,也没有什么别的事,就是请你去吃顿饭,他现在有事赶不过来,但是非常的想念你,希望你给他一个面子,再说你们是对象,这样做也是理所当然的。

  ”看着陌生男子笑眯眯的,好像话中有话,刘春杏有点为难了,不知道怎么办,就眨着眼看温喆,好像希望他帮忙似的。

  这时候温喆早看出来了,王胖子肯定是心怀不轨,不管他是不是忌惮小五手中的家伙,所以不敢来,反正温喆是想阻止的,温喆一挥手,不耐烦的说道:“我说你这个人怎么这么烦人,人家不想去,就算了,你还一个劲的催啥?”陌生男子愠怒的看了温喆一眼,似乎没有放在眼里,走过去,拉着刘春杏就走,一边说道:“曹小姐还是跟我走吧,要不然我没法跟王老板交代。

  ”“你给我住手,干啥呐?”温喆见他还拉拉扯扯上了,弄的刘春杏老不乐意,他上去就打掉了陌生男子的手,挡在了刘春杏的跟前。

  “你说话给我注意点,你算是她什么人,不要多管闲事啊,我警告你,我是奉命办事,你不要插手,这不管你的事。

  ”陌生男子好像被惹毛了,气恼的吼叫起来。

  “你管我是什么人,我是这里上班的医生,怎么了,刘春杏也是这里上班的,值班期间,不可以外出,再说人家又不愿意跟你走,你啰嗦个啥?王胖子那么有诚意,你叫他自己来啊,叫你来算是什么意思?”温喆没好气的瞪了一眼,据理力争。

  陌生男子可是王胖子专门派来的,是个厉害的打手,他没有亲自来,一是因为忌惮上次被墨镜男子小五指着脑袋,差点吃了花生米,二来是想让这个打手来试探下村子里的情况,而这个打手平时里可是吃打架这碗饭的,刚开始客气完全是出于礼貌问题,现在见温喆阻拦,他的脾气就上来了。

  “你小子给我让开,要不然我打的你满地找牙,你不要逞能,这是王老板和曹小姐的私事,你插个屁的手?”“我就要管怎么了,你还来抢人了不成?这可是小钱村,你自己问春杏,看她愿不愿意?”温喆不以为然,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。

  刘春杏见两个人都蓄势待发,弄不好一语不和就打起来了,摇了摇温喆的胳膊道:“我看算了,小喆,好好的跟他说,那个啥,你回去跟王老板说声,我真的有事,所以是不能去了,还麻烦你跑了一趟,真不好意思。

  ”温喆见刘春杏态度坚决,得意的嘿嘿一笑,脸上挂着胜利的表情,“你听见了没有,人家不愿意去,你再拉拉扯扯的就没有意思了,还是回去吧,别丢了脸。

  ”“你小兔崽子找打,我让你管闲事。

  ”那个打手早已经按耐不住了,带不走刘春杏,那才是丢了面子不说,还要被道上的人耻笑,还要被王胖子指责一顿办事不牢靠,他捏着拳头,虎虎生风,往温喆身上一捅,温喆想躲避已经来不及,只觉得胸膛里嗡了一声闷响。

  他揉着胸口,疼的只咧嘴,可是在刘春杏面前,他觉得自己不能认怂,上去就手脚并用的乱打了起来,完全没有一点套路。

  打手是个练家子,温喆这样的人,没有一点功夫底子,他可以不费吹灰之力一个打三四个,所以蔑视的笑了笑,脚一抬,就踹的温喆一个趔趄,一屁股坐在地上,等温喆爬起来的时候,打手那是不屈不挠,一路追着打,只打的温喆连连后退,一直退到了卫生所里,打手还没有善罢甘休的意思,使劲的一个推手,温喆嗖的撞在了桌子上,浑身疼的厉害。

  刘春杏见事情不妙,再这么打下去,只怕要把温喆打成了残疾了,她尖叫着喊道:“快住手吧,我跟你去还不行嘛?再打要出人命了。

  ”打手听了,抡起的拳头这才放下来,拍了拍手,得意的说道:“早这样,不就什么事也没有了嘛?何必呢?”说完一把揪住了温喆的衣领,指着他青肿的脸说道:“小子,今天饶了你,以后别他娘的没事逞什么英雄,一个乡巴佬,还想英雄救美,老子见的多了,多半没有好下场。

  ”打手说着把温喆一推,转身就出去,摇着头胜利的哼着小曲,看样子要去开车,打开了车门,等着刘春杏过去。

  刘春杏见温喆被打的都流鼻血了,心疼的想掉眼泪,可是委屈又没法表达,楚楚可怜的看了看他,只好转身跟过去。

  温喆只觉得骨头要散架了,这个打手下手真是狠啊,自己都没有碰到他,就挨了这顿打,这简直是一种侮辱,而且他有预感,刘春杏这要是去了,肯定要遭了王胖子的毒手,一想到那个场面,王胖子那肥厚的手把玩着刘春杏那硕大的胸,温喆就脑子充血,心里只有一个想法,千万不能让刘春杏跟着去。

  但是自己又完全打不过这个打手,该咋办呢?看来只有跟这个打手拼命了,他指着那打手喊道:“你个小狗崽子,刚才打的不算数,你有本事再来把老子打爬下,老子就彻底的服输,怎么样?”“你还没完没了,小王八蛋是不见棺材不流泪,老子今天就让你躺半个月下不来床。

  ”打手被温喆挑衅,气急败坏的握着拳头,就冲了进来,刘春杏在后面又喊又叫的,硬是没有拉的住。

  温喆原本是打算等打手过来,他摸着身后的凳子一下子砸在他的脑袋上去,这样起码可以把他打晕了,然后就好办了,于是等打手靠近的时候,他扬起手来就将凳子丢向那打手的脑袋,原本以为这一招会凑效,岂料,打手伸手一挡,那椅子腿也断了好几根,打手跟个没事人一样,眼睛血红血红的。

  “这是你先搞的,老子让你尝尝。

  ”打手恼羞成怒,过来像是抓小鸡似的,一手抓住温喆按在了桌子上,一手抄起一把凳子,就朝着温喆砸了过去。

  这要是砸在温喆的脑袋上,他不死也得晕过去,说不定会是脑震荡,情急之下,温喆的手在后面胡乱的一抓,就抓到了自己的银针,情急之下,他也顾不得那么多,照着打手的身上就扎了上去。

  这是在情势所逼的情况下,温喆想起来的不是办法的办法,根据针经书上所说,银针刺中人体身上的穴位,轻者可以治病,重者甚至能够让人休克,让人四肢僵硬。

  温喆当时也没有多想,却凭着熟练的手法,扎对了打手身上的穴位,就见打手身子一震,瞬间僵化了,手里的凳子擦着温喆的脸掉在了地上,硬是将他的额头划出一道血痕,而打手也像是中了邪似的,慢慢的蹲了下去,翻着白眼像是个傻子一样,口吐白沫。

  一旁的刘春杏吓坏了,啊的一声叫,连忙过来,藏到温喆的身后,硕大的胸蹭的温喆心里发痒,她踱着脚指着打手喊道:“他怎么了,你把他咋了呀?怎么不动了?”温喆也是一阵慌乱,这还是他第一次试验银针刺穴,而且用了很大的力气,没有料到就把这个凶狠的打手给弄的僵硬了,他有点慌的伸手探了探他的鼻子,还好有气,犹豫着将打手身上的银针拔了出来,就听打手突然大口的喘息一声,这才缓过神来,十分惊恐的看着温喆,像是看外星人似的。

  刚才也没有见他怎么出手,自己就突然动不了,打手现在全身还很乏力,好久才缓缓的站了起来,这才出着粗气,害怕的往后退。

  “你快走吧,开着你的车滚蛋。

  ”温喆大吼了一声,吃惊之余,望着手中的银针,心里暗喜,原来这银针还有这样的功效,看来以后能够派上大用场。

  “算你狠,我们走着瞧。

  ”打手双腿有些发软,心有余悸,狼狈的跑回车子上,手还在发抖,好像喝醉了酒一样,哆嗦着发动车子,他打了这么多年的架,还是头一次莫名其妙的被对手放到,而且都没有看清温喆是怎么出手的,继续待下去,只怕会更加的吃亏,于是心有不甘的离开了。

  刘春杏见没事了,挽着温喆的手都忘记了放下来,惊诧的问:“小喆,你怎么打赢他的,刚才他那么凶。

  ”“切,我是拼了命的呀,都不是为了你,哎呀,疼死我了。

  ”温喆收了银针,这才意识到脸颊上生硬的疼,不由的捂住。

  “我看看,都肿了,流血了,我给你上点药。

  ”刘春杏说着,心疼不已,伸出白皙的手摸了摸,此时她贴的很近,大胸脯在他的身上时不时的摩擦着,温喆都忘记了疼了,目不转睛的低头去看她那白皙的酥胸,心里一阵燥热。

  刘春杏很快就替温喆上药,温喆坐下来,刘春杏半蹲着,一边上药还一边用红红的嘴唇吹着他的脸,温喆此时完全闻不到药水味,鼻子里全是刘春杏的体香,看着她那么认真的样子,他心里一动,忍不住一把搂住了她。

  “春杏姐,你对我真好,我好喜欢你。

  ”温喆说着,也不顾刘春杏扭捏,吻住了她那性感的嘴唇,手也不安分的捏着她硕大的胸脯。

  刘春杏没有防备,哼了一声,才反应过来,连忙挣脱出来,娇羞道:“小喆你别闹了,药还没有上好呢,这可是卫生所,别让人看见了。

  ”温喆早已经是急不可耐,见外面也没有人,上去就搂住了刘春杏,在她耳边说道:“春杏姐,晚上我们再去看电影吧,好吗?”“哎呀,晚上再说嘛,你这是干啥呢?”刘春杏忸怩一阵子,不由跑过去,也顾不得给他擦药了,心慌意乱的收拾着杂乱的卫生所。

  温喆大概是刚才打赢了,所以心情特别的好,也顾不得疼,欣赏着刘春杏那可人的样子,心里憋着一把火,真想现在把她就地正法了,实在是这里不方便呀。

  晚上天一擦黑,温喆就早早的在村头等着了,他骑着那个老旧的自行车,等了好一会儿,刘春杏才扭扭捏捏的过来了,温喆拍着前面的单杠说道:“来,今天坐这里。

  ”“干啥不坐后面?让人看见多不好?”刘春杏很疑惑的问。

  “后面的坏了,不能坐人,这天都黑了,你还怕个啥,来嘛。

  ”温喆一只脚踮着,拉着半推半就的刘春杏,看着她大而丰满的屁股坐上去,擦着他下面的家伙,他立马有了反应,抬脚就蹬起了车子。

  还是像上次一样,温喆专门挑难走的路走,那坑坑洼洼的路颠簸着自行车都快要散架了,听着怀里刘春杏不停的叫唤,身子还不时的擦着自己的家伙,他的家伙立刻昂首挺胸,好像要寻找目标起来。

  刘春杏似乎有了感觉,只觉得后面有什么东西顶着,她下意识的伸手一摸,刚好摸到了一个硬东西,嘴上还问着这是啥,没一会儿就意识到不对劲,羞红了脸。

  温喆这时候正好骑过一块玉米田,本来路就不好走,磕磕碰碰的,被刘春杏的小手一握,身子一怔,一时间没有扶好车把,恰巧前面遇见个石头磕了一下,车子猛然一震,就歪向了旁边的玉米地里。

  当下温喆下意识的抱着刘春杏,车子滚到了一边去,而两个人也搂抱着滚到了玉米地,还好有玉米杆挡着,没有什么事。

  刘春杏哎呀一声,准备爬起来,温喆灵机一动现在可不正是个好机会吗,当下抱的更紧,一双手也在她的身上胡乱的摸了起来。

  “别闹,小喆,你干啥呀?”刘春杏哼叫一声,只感到温喆已经将自己抱的紧紧的,手已经伸到了衣服里,她不由惊慌起来。

  这晚的天空挂着个月牙,几颗晶亮的星眨着眼,可见度很低,四周静悄悄的,就听见虫豸低低地鼓噪声,还有温喆喘着粗气的声音。

  “春杏姐,我可老想你了,你就随了我的意。

  ”温喆一边摸着,还一边开导,他担心刘春杏受不住惊吓,会叫喊起来。

  刘春杏一个二十出头,水灵灵的大姑娘,对男女的事不能不说没有向往,只是难以启齿,被温喆在身上挑逗了一会儿,身子有点发软了,感觉也渐渐上来,娇喘着气道:“小喆,哎,你不是说,要去看电影的嘛,咋这样呀,你,嗯……”还没等刘春杏说完,温喆也不管三七二十一,就把她的嘴给堵上了,一手搂着她的脖子,一手在她胸前上乱抓一通,像是个发情的野兽一般,这架势,刘春杏怎么受的住,挥舞着小拳头捶打着温喆的胸膛,却是十分的无力。

  温喆见她渐渐的顺从了,就开始加大了攻势,反正夜色漆黑,这里也没有什么人走动,正是个绝佳的机会,他早就想好好感受刘春杏那对挺拔丰满的玉兔了,见她的反抗小了下去,干脆坐到了玉米地里,将她反抱在怀中,这样一来,刘春杏想反抗,也有点难以招架了。

  温喆心情有点激动,呼哧的喘着气,手已经毫不客气的顺着刘春杏的脖子伸下去,顿时碰到了她那对大大的酥胸,也顾不得摩擦,直接伸进了罩子里,抓住了,真的很大,比看见的还要大,虽然可见度比较低,但是手感是相当的不错,他一只手根本就握不住。

  为了更好的感受,他腾出了另外一只手,推开了刘春杏的罩子,双手齐上,使劲的揉搓着她硕大的胸脯,顿时感到爽快无比。

  刘春杏的嘴被堵住,发不出呼喊,只能闷哼着,手无力的按在胸前,但是根本阻止不了温喆的进攻,反而越发刺激了温喆的欲望,他更加的用力,见火候差不多了,离开了她的嘴唇,扒着衣服含住了她胸前的蓓蕾,手也不闲着,一边捻动着她另一个玉兔,一边向下摩挲,到了她两腿之间。

  刘春杏身子一震,有气无力的说道:“小喆,别,别碰那里,我们不能,哎,你等等呀,你个小坏蛋……”温喆哪里肯听,现在是箭在弦上了,他的手很利索的伸进了她的裤子里,摸到了她的秘密花园,只觉得这里茂密的很,而且湿漉漉的,看来这个刘春杏嘴上说不要,其实已经动情了,温喆对付女人已经有了一些经验,知道现在是下手的好时候,也不管了,刘春杏没有系裤带子,他顺势一扒,就连她的内裤一齐退到了膝盖上。

  借着微弱的光,隐约看见两腿间一片乌黑,而她修长的腿紧紧的夹着,身子不停的扭动,想伸手去提裤子,被温喆给摁住了,他另一只手将她的上衣也掀起来,罩子也解开了,两颗大大的酥胸没有了束缚,弹了出来,简直是波涛汹涌。

  失去了遮拦的刘春杏,此刻只有轻声的哀求道:“小喆,你别呀,我们还没有结婚呢,可不能做这件事呀,你放了我吧?”“谁说非要结婚了才行,我们不是已经要处对象了吗?春杏姐,你真性感,我忍不住了。

  ”温喆说着直接爬在了她的身上,见她的手还在抗争,他将她的衣服掀到她的头顶去,正好把她的胳膊给束缚在一起了,这样她的上身已经赤条条了,一览无余。

  “我们不能,哎……”刘春杏嗯了一声,温喆再次堵住了她的嘴唇,撬开了她的贝齿,手也从她的脖子一直摸索到她的双腿间,伸进了她的花园里,并且向里面探索,他早就想干刘春杏了,从第一次见到她丰满的身温时候,就在想,她这里一定会很迷人,都说丰满的女人这里很湿润,果然是不错的。

  手指一滑就进去了,温喆快速的挖了几下,已经是春潮泛滥了,刘春杏身子也一拱一拱的,嘴里发出模糊不清的哼声,温喆知道她彻底的动情了,离开了她的嘴唇,开始解自己的裤子,里面的小钢炮早已经是挺拔直立,涨的快要爆炸了。

  将裤子退到膝盖,温喆直接贴上去,小钢炮才碰到她的两腿,就无比的舒服,好像那下面在吸引一样,这时候的刘春杏也不知道怎么的挣开了胳膊,一把握住了他的家伙,只觉得羞耻的难以形容,可是的确是已经(摸同桌的白丝袜流水)被挑逗起了欲望,舍不得放开了。

  “小喆,别弄那里,我不干。

  ”刘春杏虽然已经二十出头的女人了,但是还没有经过男女之事,这乡下的规矩严,即便是读书的那会儿,谈朋友都不让人碰,最多是抱一抱,摸一摸,村里的女人都有这个心结,身子都是留着洞房的时候才给男人的。

  “好姐姐,我已经受不了啦,你就依了我吧?”温喆软磨硬泡,下面的家伙不停的摩擦着刘春杏的下面,只觉得很湿润,诱惑无比,他全身血脉膨胀,浴火难耐。

  见事情到了这一步了,刘春杏也没有办法了,再说她也是全身燥热难受,也想尝尝这男人的滋味,便娇羞道:“那姐姐答应了你,你可要负责,要认真的对我好。

  ”“肯定的,我老喜欢春杏姐了。

  ”温喆继续的摩擦着,只觉得自己的兄弟已经快要进去了,心想这个时候她说什么也得答应她呀,先干了再说。

  “那,哎,可是,我还没有准备……”刘春杏还想说点什么,就觉得下面一热,温喆那家伙已经哧溜一声顺利的进入了她的身体,并且已经开始抽动了起来。

  温喆心里那个爽,是难以形容的,好像是洗了一个舒服的澡,只觉得是云里雾里的,他使劲一挺,就觉得好像碰到了什么阻碍,再一使劲,刘春杏发出一声压抑的尖叫,身子颤抖着,两只手不由自主的抱住了他的腰,手指甲也抠进了他的肉。

  刘春杏只觉得先是疼了一下,但是随着温喆的动作,她舒服的娇声喘了起来,就觉得好像置身于浴火之中,全身快乐舒畅。

  温喆没有料到,刘春杏还是第一次,刚才明显的是遇见了那层膜,而且被他毫不客气的给破了,顿时越发的激动,虽然玩过好几个女人了,但是清纯的处女还是第一次,他更加的起劲,抱着刘春杏那丰满的大屁股使出了浑身的解数。

  最终,随着两个人激烈的颤抖,温喆沉闷的哼了一声,倒在刘春杏的胸脯上,意犹未尽的摸着她胀鼓鼓的酥胸,“春杏姐,你真迷人。

  ”好像这时候才清醒了过来,刘春杏有点慌乱的坐起来,穿好了衣服,咬了咬嘴唇,推了温喆一下,“小坏蛋,就会欺负人家,现在身子都给你占了,你以后可要负责任,我的将来可是完全交给你了。

  ”温喆见她怪不好意思的样子,一把将她抱住了,“没有想到你还是第一次,我一定会好好的珍惜你的,春杏姐,你以后就是我的女人了,谁要是欺负你,我绝对不饶了他。

  ”反正已经做了这事了,刘春杏也抱着他,两个人又缠绵的吻了好半天,这才不舍的出了玉米地,电影也不看了,温喆推着自行车,一路上跟刘春杏说说笑笑的回村里了,两个人就像是热恋中的情侣,搂搂抱抱的,只到了村口,这才依依不舍的分开了。

  “春杏姐,不如到我家里去坐一会儿吧?我看天还早呢。

  ”温喆有点舍不得,刚才的激战简直是太爽了,不过是在玉米地,没有怎么尽兴,倒是有种偷情的意味,他盘算着等到他家里去,再好好的欣赏下刘春杏那丰满的裸体。

  刘春杏脸一红,好像意识到什么,摇摇头,“小喆,我要回去了,今天被你弄了一身臭汗,我要回去洗个澡,你别忘了对我说的话啊,我可记着呢。

  ”“可不敢忘,我晚上会想你的,你会不会想我啊?”温喆说着,也不管是不是村口了,反正晚上也没有人看见,他又拉过她,在她的胸前胡乱捏了几把。

  “哎呀,别闹,被人瞧见了,你要真想人家,改天就去提亲,我回去给家里说一下,把王胖子那事给退了,省得以后麻烦,可万一人家要礼金,咋办呢?”刘春杏想着这些,又为难了起来。

  “没事,不是还有我吗,我明天就去你家找,那行,你早点回去歇着,明天见。

  ”温喆又在她那大屁股上摸了几下,这才看着她扭捏着离开了。

  温喆心里像是吃了蜜一样的甜,终于把刘春杏搞到手了,想到她那丰满的身子,就忍不住一阵快活,这次还没有尽兴,等改天一定要好好的感受一下,至于提亲的事,不管怎么样要想办法把王胖子的礼金给退了,然后就能名正言顺的和刘春杏搞在一块了。

  回家后数了数钱,上次金不换那里给的两万,只用了不到一千块,明天再给刘春杏那里送去五千块,也不知道剩下的够不够弄到行医资格证,现在做什么事都要靠关系,他躺在床上看了会儿医书,盘算着以后怎么赚钱,不知不觉的睡着了。

  第二天一大早,温喆就起来了,直接去了刘春杏的家,见他们和村支书在吃早饭,也没有见到刘小民,一问才知道这个伙计又喝醉了,还躺在床上睡懒觉。

  “啊,小喆呀,这个,来找我有啥事?”村支书放了碗筷,拿出一根烟递给温喆,搬了个椅子让他坐下来。

  “书记,今天来有点事,上次不是麻烦你帮我搞个证明吗?我这急着要用,不知道相关的资料弄到没有?”温喆也不客气,直接坐下来,点了烟。

  刘春杏一看见温喆,就想起昨晚上的事,脸上忍不住害臊,平时本来是很开朗的,这会儿小心脏扑通的跳,低着头含羞的看着温喆。

  

小女孩一本正经的看着她。

  h文小说合集哥,你身上怎么会带有煞气?厨师走了,苏晓晓狐疑的问苏晨。

  屈奋身说:我呀,最喜欢喝鸡尾酒了。

  老人说着,饮了一口茶。

  和尚古言多肉哥哥,这时,冯絮上前一步说,我真的不是恶狼。

  他们会将自己的期望,将自己的幻想寄托在你的身上。

  「什……五河,你到底对鸢一做了什么事啊……?」耿千云和皇甫静夏都是性格好强的人,面对这种像流氓似的调戏,发自心底地感到恶心。

  h(两性口述小说)文小说合集她沉默了,好一会儿才吐出一句:在胸前比了个叉,冰儿刚变得严肃的可爱小脸转眼间又带着笑容,眼睛一眨一眨的期待地看着我。

  而在这之后,他们又像是若无其事一样继续着自己的战争,不断的杀戮,不停的点燃战火,仿佛永远都不会疲倦。

  云依菲好笑地看了她一眼,知道她是为了自己担心了:我是群主,我退了这个群就解散了。

  h文小说合集这还是岚姐第一次,也是唯一一次叮嘱自己某样东西很重要,那么重要的吊坠被自己弄丢了......非得被岚姐按在墙上弹几十个脑瓜嘣不可。

  算了,管人家那么多呢,好好跑就是了…江泽跟上说道。

  虽然很不想跑着一趟,但也无所谓,反正也开不了多久,叶辰凡刚准备答应,班主任就出现在了班级门口。

  张秋实,你特么要是不仁,就休怪老子不义了!各国动用最强武装进行反抗,但是依旧收效甚微,这次仅仅击破了其中的十一台机甲士兵。

  温暖的感觉从嘴里流淌进身体里,舒服的感觉使伊丽丝想要翻身,可无力的四肢没能听从主人的指令,动弹不得。

  这样啊...那别让你妈妈久等了,快走吧。

  和尚古言多肉唔?真的吗?黄玲撇了一下眼神,顺着这个位置望去,那边可是篮球场呐。

  真是的,竟然敢打扰老娘做题?!路遥在心里骂了一句,全然不想自己刚才十分钟连一个大题都没有思路的事情。

  h文小说合集白小桐这才转回头,看着前方。

  你要是想逃跑。

  迪雷丝:……曦......不喜欢我......少奶奶……你要做好心理准备……我跟你说了……你……小芸的声音小的犹如一只蚊子,她支支吾吾的说着,顿时,我的脑海里就出现了一种不详的预感。

  哈!变态大叔现在装什么……呜……一列整齐的楼层大部分在责问她有什么资格抢了他们的男神,有的惊奇,有的艳羡,有的气愤。

  呃,虽然不太明白,但如果成为第一使徒能让你脱离危险的话,我还是要坚持下去的。

  又是一个开学季,十阳一中门口黑压压的一片人,都是来送孩子上学的,能来十阳一中上学的要么是学习特别好的,要么是富家子弟。

  


爱之谷官方商城

https://www.customized-wristbands-cheap.xyz/twe.aspx?2557.html

https://www.customized-wristbands-cheap.xyz/twe.aspx?599.html

https://www.customized-wristbands-cheap.xyz/twe.aspx?6049.html

https://www.customized-wristbands-cheap.xyz/twe.aspx?613.html

https://www.customized-wristbands-cheap.xyz/twe.aspx?4380.html

https://www.customized-wristbands-cheap.xyz/twe.aspx?1329.html

https://www.customized-wristbands-cheap.xyz/twe.aspx?7275.html

https://www.customized-wristbands-cheap.xyz/twe.aspx?1789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