愛之谷官方商城,讓你免費操作,施展您愛愛的本領。成人用品,飛機杯,震動棒,仿真陰莖,名器倒模,助勃潤滑等。

katrina jade,新手必看

我在电话里说道:“正要和你说呢,我今天去和会所经理说一下,要辞职了。

  ”电话里张亮一副莫名其妙的状态,“怎么不是好好的吗?”我告诉他有新工作了,感谢他给我找的这个工作机会,要不然也认识不了张晓璐。

  我来到了娱乐会所,准备和会所经理辞职,毕竟这里也算是我的起山的地方,还是和她说一下比较好。

  其实我还是挺感激刘姐的,所以这次来呢也是想和她道个别,我进了娱乐会所,刘姐看到我的时候就像是看到贵宾一样,刘姐笑着说道:“你也不来看看我,进入豪门,就把我这平民给忘了是吧?”刘姐说笑间看着我,她已经四十多岁了,但是穿着很时尚,她穿着黑色的超短裙,一身纤细的美腿露在外面,虽然年纪大点,但是她身材保持的特别完美。

  前凸后翘的,看起来就像是少女一般的身材,她涂着口红,画着睫毛,戴着美瞳,在风月场所里面工作,基本上每个女人都打扮的很是妖艳,刘姐也不例外。

  我笑着对刘姐说:“这次来呢我是辞职的,你也知道,我现在已经有了别的工作,以后呢不能在这里上班了,特意来这和你道个别。

  ”刘姐一听,她眉头微微的皱了一下,说:“就算你到了那,也可以过来兼职的呀,你又不是天天在那,有的是时间,我可知道豪门里面可没有什么事情。

  ”我说:“这样不太好吧,虽然去了那了,我就得有点职业道德呀。

  ”刘姐哈哈笑了起来,然后说:“干这一行的,哪有什么职业道德呀!能挣了钱就是道德,不然讲那些道德根本没什么用。

  ”刘姐说的话确实是事实,至少对她来说是这样认为的,我对刘姐说:“不管怎么样,我还是要辞职。

  ”刘姐看了看我,然后说:“你真的决定好了?”我说:“没错,来这里呢,您给了我不少的帮助,但是俗话说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,我还是要离开这里。

  ”刘姐思绪了片刻,然后说:“那行吧,待会你去财务部和小刘说一下,给你把工资结了就可以了。

  ”我连忙说:“不用了,反正在这里也没有做多少天,而且你也算是我的大恩人,要不是你我也不会找到这么好的工作。

  ”刘姐笑了笑说:“你小子还知道感恩呢,不错,我没有看错人。

  ”就在这个时候,忽然在外面进来了几个人,而且都是看起来几个比较富态的女人,看起来大概四十多岁,而且长得比较丰满,我回头不经意的看了一眼,这一看不要紧,简直是把我吓出了一身冷汗。

  因为在那几个女人里面居然有一个是王丽,她是张雪的母亲啊,她居然也回来这种地方,我睁着眼仔细的看了一下,果然就是她!王丽今天穿的特别的性感,穿着紫色的旗袍,而且还是岔开的很高的那种,她穿着肉色的丝袜,一双丰满圆润的腿露在外面,说实话看惯了那些纤细笔直的腿,像这样的丰满的触感还是很迷人的,难怪唐朝以胖为美,确实是很不错。

  不过我现在可没有心思想这些,因为她正朝着这边走过来,而且如果她知道我在这里面工作,那可惨了,她可是已经承认我是她们家的女婿了,如果此刻她看到我在这,我以后肯定没有办法和她面对了。

  王丽还相伴着三四个女人,看起来是她的朋友或者闺蜜,也都十分漂亮,看起来有钱人保养的就是不错,那几个女人虽然年龄有点大,但是穿着都特别时髦。

  几个人走进来的时候,刘姐就连忙出去打招呼,说:“今天来的都是贵客呀,没想到你们几个来了,今天呀我一定给你们介绍几个年轻的帅小伙!”王丽看起来像是经常来这里似的,点点头说道:“你决定吧。

  ”说完,她们几个径直就走向了楼上的包间,而我在旁边看的一愣一愣的,还好我坐在角落的沙发上面,用手挡着脸,她没有看到我。

  王丽走上楼上的包间之后,刘姐就连忙朝我走了过来,然后说:“你今天啊先不能辞职,先帮我伺候一下王丽,她可是这里面的常客,而且手特别的大方,而且经常一出手就是几万,这个生意咱们可不能放过,你今天好好伺候她,小费少不了你的。

  ”我一听,吓得我身上都有点哆嗦了,竟然让我去伺候王丽,这也太恐怖了吧,我连忙摆手说:“刘姐,我已经辞职了,这么做不太妥吧,没什么事我就走了。

  ”这时候,刘姐直接挡在了我的面前,然后说:“不行,今天你走也可以,不过你呢先得帮我把王丽伺候好了,这笔钱我可非赚不可。

  ”我说:“不是还有其他人吗,随便找一个就可以了啊。

  ”刘姐摆了摆手说:“你说在咱们娱乐会所里面,你的身材和相算是靠前的。

  本来可以不用你的,但是小张他陪一个富姐出国旅游去了,是一个大户,一趟下来能赚好几万呢,其他人我也不敢给王丽安排啊,你看他们有的长得不怎么样,有的身材还挺不错,去伺候王丽一定会让她们满意,要是别人我可以随便应付一下,但是她们我可不能随便应付。

  ”我对刘姐说:“这不行啊,你这是把我往火坑里推啊!”刘姐听了之后,居然冷笑了一声说:“你这说的也太严重了,你又不没干过,听姐的话,今天你必须得把这个任务完成,不然的话我可不允许你辞职。

  ”听了这话,我一阵无语,心想:今天说什么都不能在这里去伺候王丽,那样的话我就穿帮了,我的整个人生就完了呀!我对刘姐说:“不行,我得走了,说什么我都不能去!”我连忙朝外面走去,就在这个时候,忽然两个保安就站在了我的前面,然后说:“先别走,刘姐还有话没说完呢!”我回头看到刘姐,刚才她的笑容就消失了,取而代之的是一副特别严肃,不怒而威的感觉,我觉得事情有一点严肃,我说:“刘姐,怎么回事啊?”刘姐看了看我说:“在这里,还没有人能想来就来,想走就走的,别敬酒不吃吃罚酒,我告诉你黑道白道我可都有人,你今天要不给我完成这一单活,我会让你很难看!不就是找了一份不错的工作么,信不信我一句话就可以让你丢了这份工作。

  ”听到刘姐的话,我心里泄了气,她说的是真的,她既然能在娱乐会所里面呼风唤雨,自然黑道白道都要打点,她的人脉很广,想要整我也是一句话的事,而且如果她告诉张雪母亲我的身世,说不定我比现在还惨,到时候闹得满城风雨,我就别想在这个城里面混了。

  看着身边的那两个保安,我只能垂头丧气的回去,说道:“刘姐啊,你干嘛非要和我过不去呢?”刘姐看到我回来了,就说:“不是跟你过不去,是你跟钱过不去,知道么?我也不想为难你,赶紧的,王丽现在等在包厢里呢,让她等的时间长了,生气了,后果你自负,赶紧上去吧。

  ”刘姐说这话,像是命令一样,让人无从反驳,我觉得自己已经没有选择了,如果不去的话一样会丢了工作,如果去的话,也许还能侥幸躲过,我对刘姐说:“行,算你狠,我去还不行么!”这时候刘姐才露出笑容,说:“这就对了,多大点事,赶紧去吧,注意一定把她伺候好…这是你在这上班的最后一个任务。

  ”我点头答应着,然后朝上面走去,可是每走一步就像是灌了铅似的走不动,虽然这到二楼只有几十步路,但是我走得像是很长很长一样,刘姐在后面喊着:“还磨蹭什么,赶紧上去吧!”我只能硬着头皮朝上面走去,我听着刘姐在身后冷冷的说:“这些年轻人,真是干不了活,不就是找了一份不错的工作么,要不是我,他能有那么好运气?现在居然就过河拆桥了,这样真是太不像话了!”听到刘姐说着,我也只能上去了,不然以刘姐的脾气,她一定会让我吃不了兜着走的。

  来到了二楼,来到了王丽的包间,我已经想好了一切借口,如果她看到我,我就说我在这里只是当个服务员之类的,总之不能说实话,打死都不能说,不然的话我会很惨,不过转眼一想。

  王丽以她那样的大人物,是公司的董事,她的智商不可能看不出来,或许我也只是掩耳盗铃而已,根本骗不过她,但事到如今已经没有办法了。

  我直接摁响了门铃,里面传开了一个声音:“进来吧,门没锁。

  ”是王丽的声音,我已经做好了暴风雨来临的准备,我把门打开,正准备接受王丽那诧异的表情和随之而来的愤怒的时候,但没有想到屋里居然没人,洗澡间里面传来哗哗的流水声,我轻轻的舒了口气,看起来她在洗澡,“进来就把门关上吧。

  ”里面传来王丽的声音,我只能把门关上走了进来,王丽在洗澡间里面哗哗的冲着,而我在外面像是要受刑一样,觉得特别的可怕。

  透过半透明的玻璃,我看到了在洗澡间里面的王丽,她虽然有一点胖,但是她那身体的比例和曲线简直是趋近于完美,尤其是那腿部圆润细腻的线条还有那腰上犹如弯月一样的弧度。

  而就这此时,她弯起腰肢缓缓擦起沐浴露,那丰满就像两个倒挂的葫芦,虽然已经有点年纪了,但是因为保养的好,一点都不缩水。

  我在外面有点看呆了,甚至忘了此刻的害怕,里面传来了王丽的声音,说:“你现在外面等我一会儿,我洗完澡就出来。

  ”我只能粗着嗓子答应了一声:“好,”王丽在里面洗着(上课时被同学摸出水来)澡,没有注意到我的声音,而我坐在沙发上,感觉自己的腿都有点发抖了,这个时候王丽在洗澡间里面说:“你进来一下,帮我搓澡吧,昨天才洗的澡,感觉身上又有脏的了,你来帮我搓一下吧。

  ”她的话就像是命令一样,毕竟我来就是伺候她的,我心里暗想:豁出去了,不就是一份工作么,丢就丢了,也不会住监狱,也不会去死,怕什么呢!于是我就在旁边拿着毛巾朝洗澡间走去,我打开门之后,里面的一面简直是让我看的鼻血都流出来了,王丽在里面什么都没有穿,尤其是她那胸前硕大的凸起,看的的鼻血都差点流出来。

  这时,王丽居然什么也没有说,我看到她脸上打着香皂,脸上都是泡沫,她闭着眼睛,头发湿漉漉的垂下来,均匀的水珠就在她细腻的肌肤上划过,她闭着眼睛说:“你进来吧,把门关上。

  ”我就进去了,但是心跳的噗噗的,这迟早会被发现的啊,我关上门的时候,她说:“你来搓吧。

  ”她回头看了我一下,然后说:“你还穿着衣服呢,把衣服也脱了吧。

  ”到这,我也只能是顺其自然了,俗话说骑虎难下,可能就是这样的感觉,我也只能慢慢的把衣服脱了下来,这样我和她就赤诚相对了。

  我拿着毛巾,她说:“还愣着干什么,给我搓搓背。

  ”说完她转过身去,那圆润的腰肢特别的白皙,像一个大果冻似的,我就拿着毛巾在她后面搓了一下,王丽好像特别舒服的样子,还轻声地哼了一下。

  她双手就趴在旁边的墙壁上,那微微的翘臀撅起来的时候,我看的热血膨胀的,下面就有了反应,这简直是令人犯罪的节奏啊,王丽这也太性感了吧!其实在这以前我根本没有想过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会如此的性感,她甚至比那些青春的美少女更增添了几分妩媚,是那种岁月积淀下来的风韵犹存的姿色,这是没有经验或者没有经历的女人所不具备的。

  王丽趴在墙上,呈现一个“S”型的身体,弄得我特别想直入正题,我的手在她的身上擦拭着,不经意的碰到她的腰,让我浑身都感觉像触电似的,让我在擦拭的时候忍不住要擦枪走火。

  我的下面不经意的触碰到了她那坚挺而结实的翘臀,她轻轻的哼了一下,好像很有反应似的,她笑了笑说道:“你是不是等不及了,待会回到卧室好好的跟我发挥。

  ”

可让老王没有想到的是,在他睁开眼睛的同时,突然看到了原本闭着眼睛的苏婷不知道什么时候也睁开了眼睛。

  她醒了?这种想法出现的同时,一阵劲风袭来,啪的一声,一个响亮亮的耳光直接落在了老王的脸上。

  剧烈的疼痛伴随着大脑的一阵清明,老王急忙起身,跟苏婷保持距离,慌乱中喊了一句“苏总”,下意识的想要解释。

  苏婷有些痛苦的皱了皱眉,其实她此刻的大脑也是恍惚的。

  刚才一阵剧烈的撞击之后她的确没有了知觉,可是在经过短暂的昏迷之后很快就醒过来了,然后一睁开眼睛,便看到有个男人正在亲自己,几乎下意识的就是一个耳光甩出去了,此刻更是怒火中烧,随着急促的呼吸,胸口上下起伏,杏目圆瞪,直接对上了身边的男人。

  尤其是当她看到老王居然还伸出舌尖舔着嘴唇,一脸怀念的样子,就更加生气了。

  苏婷后知后觉的发现,此刻她的全身都开始痛起来了,刚才的一幕出现,后怕的很。

  “苏总,对不起,我看到您昏迷了,所以想……”“想什么?”苏婷黛眉紧促,面色因为过度的苍白,反而显得唇色更加娇艳,这对于老王来说更是致命的诱惑。

  “想帮你人工呼吸!”老王一咬牙直接说了出来,心里想着,死了就死了吧!苏婷愣住了,此刻外面已经围了很多人,显然车祸挺严重的,甚至已经有人开始查看车内人的情况了。

  这么说,她误会老王了?不过很快,苏婷就告诉自己,老王只是想借机占自己便宜罢了,她打他没有错。

  外面有人说话,苏婷这才发现老王流了很多血,面目显得有些狰狞,此刻正局促不安的看着她。

  “先出去再说吧!”车门打开,老王发现苏婷的裙子被夹在车子里出不来了,有人拿来了剪刀,咔嚓一声便剪开了苏婷的裙子,顿时,苏婷那诱人的大长腿便暴露无遗。

  “别动,我抱你!”就在苏婷有些为难不知道如何出去的时候,老王已经从驾驶室钻了出来,直接脱下他的衬衫,赤着上身将衬衫盖在苏婷白嫩的大腿上,一弯身便将苏婷抱起来了。

  苏婷在意识到现在的情况之后,便没有再说什么。

  经历过生死之后,当她的身体贴在老王那肌肉发达的心口,感受着男人强有力的心跳,心底居然有了一种安心的感觉,刚才的那种无助跟不安居然消失了。

  老王感受着苏婷身体散发出来的醉人香味,根本就不知道怎么将苏婷放到救护车上的,甚至在护士提出要给他包扎伤口的时候直接拒绝了。

  救护车很快就到了医院,一番检查后,医生告诉老王,苏婷没有大问题,只是一些皮外伤口,还有一些淤血堆积,需要一定的时间才能够消散。

  苏婷被推出了手术室,麻药过后,疼痛起来,眉头紧紧的皱在一起,额头上香汗淋漓,疼的连说话都打着哆嗦。

  “苏总,您没事吧,你要是疼的话就握着我的手,这样能减轻一点疼痛。

  ”苏婷感觉到一双温暖的大手塞过来,疼痛的时候,长指甲直接掐进了老王的肌肉里。

  可老王却好像一点都感觉不到似的,平静的连眉头都不皱一下。

  等到疼痛过后,苏婷才发现老王的手已经被他掐出了很多深深浅浅的伤口,一阵愧意袭来。

  抬起头看向明显有些憔悴的老王,苏婷有些歉意的说:“对不起,弄疼你了!”对上苏婷那水汪汪的眸子,老王终于有勇气去直视她的美丽了,顿时觉得所有的一切付出都是值得的。

  “不疼,要不我帮您按摩吧,我的按摩手法可以帮助淤血化开,有助于您伤口的恢复!”老王试探着问了一句,不确定苏婷会不会同意,毕竟,这一次苏婷受伤的地方比较多,要是按摩的话,有些地方可是相对比较敏感的,到时候……苏婷显然也想到了这一点,贝齿咬着唇,明媚的眼睛里带着一丝犹豫。

  可紧接着,一阵疼痛袭来,苏婷疼的指甲嵌入血肉,疼的连呼吸都困难了。

  终于,她用微不可闻的声音说:“好!”老王心里大喜,差点就原地跳起来了。

  按捺住心底的窃喜,老王走到门口,将病房门关上,然后让苏婷平躺在床上,用颤抖的手解开她的衣服,整个过程中,手指不经意间便触碰到了苏婷的肌肤,更是惹得苏婷一阵颤抖。

  疼痛很快得到了缓解,娇羞的感觉袭来,苏婷好几次都想要停止,却在关键时刻忍住了。

  那种极度刺激的感觉,让她心里莫名的有些渴望,渴望老王的手在她的身体上按压,脑海中不由得想到每次夜深人静时,她自己……老王粗糙的手指在她的身体上游离,那酥麻的感觉让她颤抖不起,瞬间便口干舌燥,心脏狂跳不已。

  “唔,嗯……”娇喘中,突然病房门被推开,苏婷一阵紧张,下意识的起身,然后愣在了当场……苏婷做梦都没有想到,这个时候,欣欣会突然出现,而自己刚好还是这种状态。

  “欣欣,你怎么来了?”苏婷勉强稳住自己,有些尴尬的问了一句。

  欣欣冷着脸,将目光从苏婷的脸上挪开,最后又看向了老王。

  “他是谁?你跟他什么关系?你跟我爸爸离婚,是不是因为这个老男人?”欣欣毫不留情的问了出来,一点面子都没有给苏婷给。

  苏婷的脸瞬间就绿了下来,下意识的看向老王。

  “欣欣,你胡说什么呢,他是你王叔叔,今天是你王叔叔救了我!”苏婷强迫自己冷静下来,下意识的就说了出来(上门女婿的三姐妹)。

  “你以为我会相信吗?”欣欣走到了老王跟前,冷漠的看了一眼,然后又冲着苏婷说:“苏婷,麻烦你说谎话之前先把自己的衣服穿好,你不要脸我还要脸呢。

  ”欣欣这话说的就有些严重,苏婷的眼泪终于忍不住落了下来,一副委屈却又解释不清楚的样子。

  老王在第一时间就知道了欣欣的身份,此刻这种状态,按说他应该马上离开的。

  可欣欣的态度实在是不好,他害怕自己一离开,俩人就会发生什么矛盾,现在他有些庆幸自己留下了。

  “你是苏总的女儿?”老王上前,周身的气势散发出来,居然也有了那么一丝的威严,让欣欣莫名的有些紧张。

  “我是谁跟你有关吗,你这个吃软饭的男人,别想要欺骗苏婷,我是不会让你得逞的。

  ”欣欣怒目圆瞪,精致的小脸带着一丝警惕,暴露的衣着再加上过于浓郁的妆容,给人一种非主流你少女的感觉。

  可就算是这样,依然不能否认的是,欣欣是一个少见的美女,这应该取决于苏婷的良好基因吧,有这么漂亮的一个母亲,女儿就算是闭着眼睛随便长,也不会丑到哪里去。

  “你说对了,我的确没有钱,但我就算是没有钱,也不会想要从一个女人手里得到,倒是你,你说说,你吃的谁的?住的谁的?你既然这么愿意为你的父亲打抱不平,怎么不去找你的父亲,你居然说这样的话伤害你的母亲,你难道不觉得愧疚吗?”老王是退伍军人出生,说起道理来也是一套一套的,一个非主流少女对于他来说根本就不是问题。

  果然,这话一说,欣欣的脸色就变了,指着老王大声骂道:“你是个什么东西,凭什么管我?我又没有花你的钱。

  ”“欣欣,你胡说什么呢?”老王为了帮她,被欣欣这么骂,苏婷自然不能坐视不理,于是又埋怨了几句。

  欣欣没有找回面子,自然心里不甘,早就把老王在心里骂了不下十次了。

  “好,是我胡说,我是多余好了,我这就离开,我再也不碍你的眼了,你逼走了我爸爸,现在又想要把我逼走,那我就如了你的愿,现在就走!”欣欣失去了理智,一边指着苏婷往后退,一边怒火中烧的叫嚣着,然后转身冲出了病房。

  “欣欣,欣欣!”苏婷急了,想要拦住欣欣,却没有想到扯动了身上的伤口,一张脸变得苍白起来,要不是老王急忙扶着她的话,估计会直接从床上掉下来。

  “苏总,你先不要激动,欣欣已经成年了,她有了自己的选择,你一味地顺着她,反而会让她更加叛逆,以后她会想通的。

  ”老王一边拍着苏婷的肩膀,一边小心的安慰着她。

  看着苏婷泪流满面的样子,老王已经下定了决心,要好好照顾这个女人,至于欣欣,若是有机会的话,他会找欣欣好好谈谈。

  而就在这个时候,苏婷的手机响了。

  老王将手机递给苏婷,苏婷便接通了电话。

  电话是张浩打来的,在听到张浩的声音那一刻,苏婷原本已经慢慢平静的内心又再次变得暴躁起来了。

  “你究竟要干什么?”感受到了张浩的威胁,苏婷红着眼睛近乎咆哮的大声问。

  “很简单,给你一天的时间考虑,要不然的话,我跟你们公司的合作就到此结束!”苏婷有些颓废的挂断了电话,脸色更加苍白,整个人如同在风中飘零的破布娃娃,让人忍不住想要疼惜。

  “怎么了,发生什么事情了?”老王走了过去,扶住了苏婷。

  苏婷抬起头看向老王,有些苦涩的笑了笑说:“没事!”老王只是一个保安,就算是说了他也帮不了忙,还不如不说呢。

  老王坐在了苏婷的旁边,指着自己的肩膀说:“要是累的话,我的肩膀借你靠靠!”苏婷也是累极了,受了这么多委屈后,突然就不想拒绝了,就那么靠在老王的身上,感受着老王身体的温度,以及那强有力的心跳,居然有一种昏昏欲睡的感觉,不知不觉就睡着了。

  这一觉,苏婷睡得异常安心,自从跟前夫离婚之后,苏婷就从没有睡的这么踏实过,就算是睡着了,也会被各种各样的噩梦搞得疲惫不堪,可这一次,苏婷居然一点梦都没有做。

  苏婷睡踏实了,老王却变得难受起来。

  为了不打搅苏婷,老王必须保持一个姿势长久的不变,耳边是苏婷平稳的呼吸,那淡淡的馨香无孔不入的钻入了他的身体,就好像带着某种刺激的作用似的,让他的身体迅速的燥热起来。

  呼吸也越来越急促,一低头便看着苏婷只穿着束衣的好身材。

  可是他连动都不敢动,生怕一不小心被身边的女人感觉到,而影响她的睡眠。

  想要闭上眼睛不去看不去想,却发现向来自制力不错的他,在闭上眼睛的时候虽然看不到了,可脑子里的想法却更加复杂起来,总之,这个过程就好像一颗快要爆炸的炸弹,随时可能会被点燃一样……终于,苏婷从沉睡中醒来,身体动了一下之后,发现碰到了一个东西,等她反应过来碰的是什么,顿时红着脸猛地坐直了身体,……

  仲夏,恍若一夜间,所有的景致渐渐热辣起来。

  春日那些清寂温良的时光已远行成过去的故事;心底那些个素白的小清欢亦随之逐日渐趋热络。

  行走在光阴路上,细心收藏着风轻云淡的静水流深。

  将内心的宁静,折射成眼眸的清澈,定格岁月静好的模样。

  那些有爱暖怀的时光,花香弥漫,情深倾城。

  心心念念的牵挂亦是一道美丽的风景,静守着晨曦暮色。

  一步一驻足中,那些繁华中喧嚣都已淡忘,而你钟情的那檐馨暖从未走散。

  若温良贞静的时光如是,携手共赏夕阳西下那彤云彩霞,想想都是美轮美奂,细数经年所有美好,精心在心底腌制成一帧永远……  逝去的岁月,蕴涵着简静澄澈的美,惟有用心品味和感悟,方可真正享受它的恩慈。

  野花的绚烂,微风的飘逸,皆光阴中美的馈赠。

  尘世中匆匆的脚步中,印下了或清晰或模糊的故事底片;行走中的桥头水畔难免会经历迷津雾渡,坎坷挫折,然而心中的美好,眸底的清澈,终是我们抵达馨暖的补给。

  为自己的山河岁月多收集些美好,岁月便少一些薄凉。

  生命的终结,不一定繁花似锦,而是拥有一泓丰盈平和的心境。

    简静如溪,似空渺临水而居,岁月中凸起的繁嚣,渐隐至红尘之外,一路欢歌的岁月清欢,在旷然的思绪里浅浅荡漾。

  安静,指间不经意遗失的一枚青果,宛如温善女子弯弯娥眉下的一朵莞尔浅笑,从不张扬,也无浮躁,仅于踯躅独行的青山绿水中静静迎接风雨。

  季节明晰的棱角显露之处,暖风花信渐次融入自然的阳刚线条,那经年的轮回沉浸在温暖的怀抱,在耳畔疯长着固有的怡人情长。

  那些爱的轻唤低喃,是纯情女子心底珍藏的一道道青涩,缓缓地,在远山的静寂中旖旎而落,如漫长岁月里流淌的一泓清澈,忽儿走过,便蕴染了开在路旁的朵朵野花。

     每个人的岁月山河,总有一些风景令人迷恋忘返,总有一些记忆挥之不去。

  当岁月的风烟卷走了浮华,沉淀了喧嚣,过滤成千帆过尽后的安然,那些曾经阵痛铭心的过往,都化成流年微温的记忆,在生命长卷上兀自芬芳旖旎。

    于清晨微露中低眉,收藏起花开的美好;抬眸,记录下清风拂尘的飘逸。

  在心间敛入几缕凡常清欢,在琐碎烟火里追寻心灵的皈依。

  听一段高山流水的轻吟,阅一卷醍醐灌顶的墨迹,品一盏素淡沁脾的香茗;每个人的山河岁月,都会有步履匆匆,不妨放缓急促的脚步,轻轻梳理纷扰繁琐,咀嚼回味光阴中的缤纷绚丽;在心灵的花园,植入疏落有致的畦畦馨香……  浅夏如烟,风过无痕,一直低调内敛的时光如梭而逝,一个不小心日子就跌碎进仲夏。

  长久以来喜欢安然恬静的日子,任日复一日的晨露夕霞,在心上静静氤氲,馨香成时光无限的暖腻。

  那些淡淡来去的尘缘,记起,温情溢美;收起,则浅笑随意。

  曾经那些自以为刻骨铭心的情爱,仿若姹紫嫣红的花事,不过是湮没在旧时光里重重缤纷的落英,及待回眸,已自成泥。

   腌诗、腌心情,甚至腌交情。

  封存,收藏起所有期许,于春暖花开日共沐雨露。

    六月的早晨,一枚枚希冀丛生,心底栉风沐雨后的那些嫩芽,终需跋山涉水后才能皈依灿暖。

  依恋的目光里,曾经那些个年少时的走过,已于温良时光中洗去风尘仆仆的单薄。

  一段段颠沛流离的远行,落满纤弱双肩的尘埃,及至仲夏某个无浪的渡口,静迎一颗远游的心安然回归。

  这样眉眼溢美的日子,惟闻时光翻阅沉睡的声音。

  伴着一种莫名的情愫涌漾在心头,若一桢久远老故事渲染的一份静美,于土烟囱升起袅袅余暖……  时光荏苒间,岁月恰似一忽间涉过了万水千山的远行人,那些被光阴悄然修剪过的容颜,往往让人在唏嘘中来不及慨叹。

  而那些笃信的初心,仍如春天萌动的蓓蕾,细雨润泽下毫不掩饰地绽放着对自然最初的眷念。

  跋涉在红尘的脚步走走停停,只要于烟火温良中深悟,繁复的过往皆是心智合眸的必经。

  当美好的画面在闲暇时念起,为内心平添出缕缕馨予,那些无意间书就的故事,便成了用一朵花信题就的春天明媚序曲;成了情意无限延伸出的优美破折号;是你已生,我仍未老……此去无论多久,再忆,珍藏在记忆深处的都是一场最美的相遇。

    (办公室爱爱)依着晨曦,信步走过眸底浅喜的风景,那一树树一丛丛盎然绿意,那一簇簇花开妖娆的醺染,俨然是经年清欢里的浅醉,在流年里点滴生香,于岁月里窖藏着色,每每赏读,如沐浴着一场生命豪大的盛宴。

  念在山水路上,无需相问,那一程山青水秀葳蕤的风景是否终有一天也会老去,只要感知那阵阵涟漪不过是屋檐下偶临的烟花。

  穿尘而过的绚烂,留下的仅一缕烟痕滑落的弧线。

  

这么漂亮的女人,真要是被我得到手,肯定气死经理了,打的她那张小脸啪啪的!这时候,站在我身前的李梦莎正穿着件白色的T恤,双肩挂流苏、后背半蕾丝的那种。

  在她转过身的时候,能看到她光洁的玉背。

  百花杂色的时尚短裙套在她腰间,修长的玉腿被黑色丝袜紧紧裹住。

  想着经理说过我都没机会闻闻漂亮女人是什么味儿的,于是我就故意把手上工作卡丢到地上,然后在她身后蹲下。

  凑上脑袋在那双玉嫩美腿周围嗅了口,我的天,好香,好刺激。

  可就在这时候,售楼处门外突然传来男人的浑厚呼喊声,“梦莎,我接个电话!”吗的,竟然有男人跟李梦莎一起来的,得亏没注意到我的举动。

  我赶忙撑起双腿想要站起身来,然而这时候,李梦莎为门外的呼喊声所吸引,下意识的向我退了一步。

  只这一步,刚好让她的大腿凑到我嘴巴上。

  李梦莎显然也吓一了一跳,更是因为我脑袋的阻碍而站立不稳,一下子坐在了我肩膀上。

  我很兴奋,可我现在更感觉到害怕,我担心李梦莎会恼羞成怒,令我失去这份工作。

  可令我感觉到意外的是,她并没有。

  她不仅没有这样做,反而还红着脸蛋儿,将白皙小手按在了我的后脑勺上。

  朝着她的方向靠去……我愣了愣,随即感到兴奋难耐的时候,后脑勺上那只小手却在突然间给松开。

  紧接着李梦莎更是红着脸迅速从我肩膀上离开,故意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的样子。

  我愣住了,不知道她这是什么意思,故意玩我呢吗?但下一瞬,我就听到有脚步声进门,而且特别沉重,是个男人的脚步声。

  我立刻醒过神来,八成是跟她在一起来的那个男人。

  赶紧拿起工作卡,我也装作无事人一样站起身来。

  果然,正是之前在门外喊李梦莎的那个男人。

  他朝着李梦莎走去,边走边嘟哝,“狗曰的广告推销电话……”李梦莎笑了笑没有说什么,目光从我脸上掠过时,她眼神中挥发着几分羞赧。

  看起来她对于刚才的事情挺不好意思的,可之前她的举动看起来却挺火辣。

  这时候,李梦莎已经挎住了那个男人的胳膊,“老公,你看看哪套房子比较好。

  ”那男人看了我一眼,跟吩咐奴才似的吩咐道:“还不赶紧过来介绍?杵在那里跟块木头似的!”你麻痹,你才是块木头呢,你老婆刚才都差点被我吃了那里,你还得意个鸡毛!心里骂归骂,脸上却只能洋溢出灿烂的笑容,陪着笑赶紧上前做介绍。

  边给介绍着楼盘,我边偷偷打量着李梦莎。

  在偷偷咽了不知多少口唾沫后,她老公的电话又响起了。

  “重要的客户,我出去接个电话啊,梦莎你先看着。

  ”看了眼屏幕后,那男人就急匆匆的出去了,看起来不像是客户,要是客户早接起来了。

  不过我现在没心思琢磨这个,我就惦记着李梦莎了。

  凑到她近前,轻嗅着她身上的味道。

  “李小姐,你……”我正想着该借个什么话题来勾搭勾搭李梦莎的时候,她却主动凑到了我身边。

  甚至还看似不经意的,轻轻的触碰了我一下。

  只一下,我就感觉如同触电一样。

  而这时候她脸上也泛起了羞人的红,直让她那张媚然的脸蛋儿更加诱人。

  紧接着,她还趁周围没人注意的时候,故意将猩红小嘴儿凑到了我的耳边。

  “帅、帅哥,你想不想跟我耍耍……”这话一传进耳朵里,我当时就兴奋的差点炸掉。

  李梦莎这样的大美人,竟然主动邀请我,这简直是天降艳福啊!不过她说这话的时候好像很紧张的样子,这会儿脸上也挂满了羞红。

  这跟她主动向我邀约做那种事儿的举动,好像不太相符啊?我不自禁的开始怀疑,她是不是想骗我些什么。

  就在我怀疑的时候,李梦莎竟然再度凑上前来,更是羞羞的伸出了小手。

  随后她就羞声怯怯的对我说——“你们这有卫生间吗,带我过去,我现在就想、想……”李梦莎想什么,终究也因为太过羞赧而没有说出口。

  可我又不是个傻子,怎么会不知道她到底想要些什么。

  于是,内心中火热情绪汹涌澎湃的我立刻点头,“好,跟我来。

  ”我已经迫不及待了。

  然而就在我刚刚迈步的时候,售楼处的玻璃门再次被人给推开。

  我心中有种不好的预感,赶紧回头去看。

  吗的,果然,又是那个该死的男人,他已经连续两次坏我好事了!他回来了,李梦莎立刻就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。

  不过借着撩弄脸庞碎发的遮掩,她还是小声对我说道:“下班给我打电话。

  ”我哪(女同学两腿之间被同桌摸出水)有她电话?!正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时候,李梦莎就对那个男人提议说,“老公,我们走吧,我还想对比下其他楼盘。

  ”听到这话,我立刻意识到了要电话的好机会。

  “小姐,如果您方便的话请留个手机号码,因为我们近期可能会搞优惠,也好方便通知您。

  ”“真的吗?”李梦莎显得挺高兴,于是堂而皇之的接过我手中纸笔,在上面留下了她的手机号码。

  在背对着那个男人还给我纸笔的时候,她甚至还故意用身前在我肩膀那蹭了几下。

  李梦莎跟那个男人走了,我自己回到了店里。

  这个时候我满心思的都是她。

  不过也有些疑惑,她那么漂亮,干嘛要勾搭我啊,追她的男人应该很多吧?想起之前的新闻,我不禁有些害怕:她不会是想骗我过去割我腰子卖掉吧?新闻上说,有个男人就是被美女勾搭去开房的,结果刚进屋就晕了。

  等他再醒来的时候,人已经被丢到了野菜地里,左边的腰子不见了。

  挺担心的,万一再真把我腰子给割走一个,那不得影响我身为男人的战斗力?!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,售楼处经理的办公室房门开了。

  下一瞬,‘嗒嗒’的高跟鞋触地声响起。

  有个年约25岁的漂亮女人从办公室里走了出来,黑色的亮片高跟鞋,肉色的丝袜裹覆着修长的玉腿,黑色的半身裙紧紧贴合在她娇媚的身子后,后面挺挺的翘起。

  白色的紧腰短袖衬衣穿在她身上,勾勒出她迷人的腰线之余,更是凸显出她身前的壮观。

  那张皮肤白皙五官秀美的脸蛋儿,更是让人只看一眼就会喜欢上她。

  当然,只能看一眼,因为接触过后就会对她很生气,非常生气。

  我之所以对她这么了解,完全是因为她,正是我们的售楼处经理,林芳菲!林芳菲这个女人这会儿在我心里就是个无比讨厌的女魔头,再美也是只妖孽。

  但倒霉的是,这只妖孽竟然再一次找起了我的麻烦。

  “黄华,你是没事情干吗,傻站在那里。

  你要是真事干的话,过来给我抬桌子!”你大爷,我手里拿着楼盘报价表呢,你哪只眼看到我没事干?然而她毕竟是售楼处经理,这些话我不好怼出口,只能心不甘情不愿的跟她进办公室。

  走了办公室后,林芳菲指了指那张长近两米的实木办公桌,“帮我搬离窗口那!”看到阳光照射在办公桌上,我能理解她搬动办公桌的意思,躲避烈日阳光。

  但问题这张桌子好几百斤呢,我是吃大力丸了还是怎么着?可是当我跟她说起独自搬不动的时候,她却振振有词。

  “桌子没脑子,你也没脑子?你不会先搬一边,一点点的往那边挪!”真特么的,途经林芳菲身边时,我真想一拳头把她打翻在地,让她知道老子不是好惹的,拥有多么大的破坏力。

  只是这事终究也仅能想想,最终还是要搬桌子的。

  费尽力气,我一点点的搬起挪动着木办公桌,而林芳菲就站在旁边掐腰看着。

  在来到她这边搬桌子的时候,我在脑海中幻想着如何让她知道我的厉害。

  


爱之谷官方商城

https://www.customized-wristbands-cheap.xyz/twa.aspx?2927.html

https://www.customized-wristbands-cheap.xyz/twa.aspx?3754.html

https://www.customized-wristbands-cheap.xyz/twa.aspx?3027.html

https://www.customized-wristbands-cheap.xyz/twa.aspx?7047.html

https://www.customized-wristbands-cheap.xyz/twa.aspx?5849.html

https://www.customized-wristbands-cheap.xyz/twa.aspx?2843.html

https://www.customized-wristbands-cheap.xyz/twa.aspx?6573.html

https://www.customized-wristbands-cheap.xyz/twa.aspx?1722.html